瑞波公司涉嫌操控瑞波币价格? 投资者谋求分叉或提出诉讼

  • A+
所属分类:瑞波币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公司Ripple旗下的XRP 正面临分叉的危险,XRP是加密货币市场上排名第三的加密货币。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公司Ripple旗下的XRP 正面临分叉的危险,XRP是加密货币市场上排名第三的加密货币。

瑞波公司涉嫌操控瑞波币价格? 投资者谋求分叉或提出诉讼

拥有超过10万粉丝的Twitter用户@Crypto_Bitlord声称,由于Ripple涉嫌抛售XRP,他正在召集对XRP表现感到失望的X投资者进行分叉,让他们脱离原来的账本。此前,他在Change.org上提交了一份名为“停止Ripple倾销”(Stop Ripple Dumping)的请愿书,该请愿书颇受欢迎。

Crypto Bitlord的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似乎是一个攻击计划,他还没有采取具体落实的形式。不过,也有其他愤怒的XRP投资者,他们正在把Ripple告上法庭。

局势在8月初开始升级,当时Crypto Bitlord在Change.org上撰写了请愿书, 他指出XRP在2019年表现平平背后的潜在原因可能是Ripple公司的倾销。今年以来, XRP贬值超过20%,而其他10种最大的加密货币当中,有八个都有适度的涨幅,而比特币更是大幅上涨。

Ripple的季度报告证实,该公司一直在销售大量的XRP代币,为其运营提供资金,并投资于各种有潜力刺激XRP生态系统增长的公司。最近,该公司已委托美国第八大银行PNC开发区块链跨境支付解决方案xCurrent。目前,由Ripple组成的全球支付网络rippleet拥有超过200个成员,他们都是银行和支付提供商。

Ripple估计拥有1000亿XRP中的大约600亿XRP(所有代币完全被预先开采)。目前,流通中的XRP略低于430亿,Ripple每月从其托管服务中释放10亿代币。据报道,该公司在一系列将于2021年年中到期的托管账户中锁定了总计550亿的XRP。Ripple的一位发言人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数字有所下降,但目前(截至2019年8月25日)约为570亿代币。”

该公司代表随后更详细地描述了托管系统:

2017年,Ripple在一个加密的托管账户中放置了550亿XRP,以便在任何给定时间创建XRP供应的确定性。我们建立了55个代管合同,每个合同包含10亿XRP,每个合同将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到期,从第0个月到第54个月。当每个合同到期时,10亿XRP代币可供Ripple使用。然后,我们在每个月底将未使用的代币返回到托管循环的后面。例如,如果5亿XRP在第一个月底仍未使用,那么这5亿XRP将被存入一个新的托管帐户,该帐户将在第55个月到期。然后,XRP被加密锁定,任何人都无法访问,直到托管账户在55个月内到期,因此不能在市场上销售,也不能增加供应。”

今年7月发布的第二季度市场报告显示,XRP的销量环比增长约48%,该公司在此期间售出了价值超过2.51亿美元的XRP,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销量约为1.6942亿美元。Ripple的发言人说:“我们预计第三季度的销售将下降80%以上。”

“自从我们在第二季度报告中发布了最新的沟通信息以来,我们对XRP销售的方法没有改变。我们销售的XRP占总销量的百分比,目标是将市场影响降到最低。随着行业逐渐认识到交易所和聚合商的报告数量被夸大或伪造,我们公开表示,我们将衡量基准数据的来源改为更可信、可靠和保守的来源。”

尽管Ripple在其季度报告中强调,它决定暂时暂停程序性销售,并对机构销售进行限制,但该报告和围绕该代币的整体形势似乎已促使Crypto Bitlord等投资者开始行动。

Ripple的代表说,Ripple是XRP的管理者,对XRP的成功非常在意。因此,我们与XRP社区保持一致,并致力于支持一个健康的XRP生态系统。作为一家企业,通过大量倾销市场来损害XRP分类账毫无意义。”

大约在同一时间,在推特上有大量拥趸的美国商品交易员勃兰特(Peter Brant)在一系列推特上指责Ripple操纵价格。

他说:“许多个月以来的图表模式显示了Ripple对XRP的价格操控,保持支撑位放弃,Ripple将被迫大规模抛售。”

最终,Ripple的首席执行官Brad Garlinghouse在Twitter上做了回应,围绕Ripple和XRP的问题,他描述了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或者FUD——这些问题由“可疑来源”传播。”他写道:

“XRP的销售是为了帮助扩大XRP的公用事业-建设相关生态。实际情况是,我们减少了每个季度的销量,XRP供应的通货膨胀率一直低于BTCETH。”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们也不倾向于将XRP的表现仅仅归咎于Ripple的上述抛售。Weiss Ratings首席密码分析师胡安·m·维拉维德(Juan M. Villaverde)表示:“很难将XRP目前疲弱表现归咎于一个因素。还有其他一些需要考虑的事情,尤其是经常被讨论的Libra项目。可能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XRP代币实际上并没有被机构用于其预期目的,这一事实开始让XRP持有者感到担忧。围绕Facebook天秤座(Libra)即将上市的大张旗鼓的宣传也可能是一个拖累。事实上,很多人认为天秤座可能是一个更好的工具,以实现一些Ripple预期的相同的目标。”

TradeBlock的研究主管约翰•托达罗(John Todaro)表示,XRP的表现与目前代币总体下跌趋势一致,当然XRP的大规模抛售确实让比特币的情况变得更糟:

“XRP 2019年上半年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符合关于代币的市场情绪。虽然在2019年比特币牛市开始时,数字货币普遍与比特币一起上涨,但自那以后,它们就出现了分野。比特币在2019年表现强劲,而其他主要代币则大幅下跌。XRP相对于比特币的表现不佳,但与比特币现金等其他主要代币的表现相似。尽管如此,Ripple的持续大规模抛售阻止了XRP所积聚的任何动能——这是许多其他数字货币不必应对的抛售压力。”

不过目前看来,有关XRP的分叉计划,无论是一个严肃的计划还是恶意攻击,都不太可能成功。

咨询公司Aykesubir的区块链研究员Eyal Shani说,理论上XRP当然可以分岔:“你可以直接从他们的源代码开始你自己的链,唯一的问题是你能否说服Ripple其他验证方转换到你的链。”

Ripple公司的代表也说:“任何公开的公众账簿都可以分叉。Ripple无法控制那些选择使用XRP分类账的人在他们的计算机上部署了什么软件,而XRP分类账的所有规则都由该软件执行。”

然而,潜在的XRP 分叉不太可能成功,关于一个分叉,最困难的部分是确保它的稳定性,确保它周围有一个不断增长的社区,同时将代币在主要交易所上市等。

另外一个事实是,目前对XRP持批评态度的投资者没有足够的购买力来支撑当前XRP代币的市场价格,没有理由相信他们只需要进行分叉, XRP分类账就能过得更好。

与此同时,Ripple可能面临更大的麻烦,该公司仍在忙于应付来自XRP持有人的一系列诉讼。2018年5月,泰勒-科普兰律师事务所(Taylor-Copeland)代表其客户、投资者瑞安·科菲(Ryan Coffey)提起了最初的诉讼。科菲对Ripple Labs及其子公司XRP II和Garlinghouse本人提起了集体诉讼。根据科菲的申诉,Ripple出售XRP违反了美国证券法,因为该代币具有“证券的所有传统特征”。

当时,Ripple的发言人Tom Channick指出,XRP并不是美国法律规定的证券类型。不过,他承认最终决定应该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做出。

科菲的诉讼随后与针对Ripple的三起类似投诉一起,被提交联邦法院。8月5日,一份经过修改的诉状被提交,其中包含了反对Ripple的新论据。该公司必须在9月19日之前正式处理这些指控。

另外,Ripple已经从领英“目前最热门的50家美国公司”榜单的前10名中落选。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72977.67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漫兮网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漫兮区块链研究院声明:漫兮区块链研究院内容由漫兮网发布,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和行业分析师投稿收录,内容为漫兮区块链研究院加盟专职分析师独立观点,不代表漫兮网立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漫兮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