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区块链监管:币链分离,区块链技术发展已形成内在张力

  • A+
所属分类:资讯

纵观全球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中国企业在加密货币交易所、矿机制造、应用开发和媒体资讯等各个产业环节上都早早地占有了一席之地。有数据显示,中国占据了58.1%的加密市场份额,60%以上的采矿能源,另外还有6个中国人创办的项目位列加密货币市值前三十。显然,中国已经是全球区块链行业的重要玩家之一。

中国式区块链监管:币链分离,区块链技术发展已形成内在张力

正是由于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发展起步早、速度快,促使了中国政府的监管政策也走在全球监管的前列,甚至对全球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产生了辐射影响。总的来说,经过多年边发展边监管的实践,中国的监管态度已经较为明朗。中国政府有意地区别对待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通过规划和财政补贴来鼓励和支持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同时依法严格监管加密货币的发展,而且未来还将继续收紧。

 

原则:“币链分离式”监管

 

中国政府对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监管态度根据行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也在不断地变化和发展,其中2017年是一个重要的监管分界点。

早在2013年,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就开始在中国兴起了,当时中国人就已经在百度中搜索出了一个“比特币”的小高峰,而这个关注高峰要远远早于世界上很多其他国家。虽然如此,但当时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还只在一个小范围内小规模的发展,中国政府也并没有对区块链或加密货币有过多的关注和监管。像其他新兴技术一样,这时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还在自由的生长。

2011年以后,因为一些从业者的积极布道,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中国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这时的中国政府开始看好区块链技术对未来社会变革的重要作用,2016年12月,“区块链”首次被作为战略性前沿技术写入《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的通知》。

到了2017年,在宽松的政策环境中,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指数式上涨,中国的区块链行业爆发了。就在这时催生了众多加密资产交易平台,以及首次代币发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等新型融资模式。火爆的市场吸引了大量投资者,整个市场投机色彩浓厚,洗钱、欺诈发行、庄家控盘等问题开始滋生。

面对这样的无序发展状态,中国政府重拳整治加密货币市场。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指出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再次强调加密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要求即日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等。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依然支持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国务院在10月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中提出要研究利用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建立基于供应链的信用评价机制。

2017年多个行政与司法规范文件的出台标志着中国政府监管态度的明朗化,在中国政府的眼中,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是两个可以分离的东西。一方面依法严厉监管加密货币。根据中国央行最新的工作论文来看,中国政府不认为加密货币具有货币属性,因为加密货币供给没有灵活性,缺乏内在价值支撑和主权信用担保,价格波动高,无法有效履行货币职能。因此对加密货币监管的重点落在加密货币与法定货币的兑换环节,尤其是要打击反洗钱。另一方面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要注意的是,中国政府鼓励的其实只有无币区块链项目。

其实从加密货币当前自身的发展来看,受其物理性能的局限,还远远没有壮大到拥有以去中心化的理想挑战中心化金融体系权威的能力,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政府在加密货币发展初期就定下了“币链分离式”的监管原则可能会在未来降低去中心化加密货币对中心化金融体系的挑战可能。

措施:规划引导+财政补贴

 

在中央“币链分离式”监管原则的指导下,各级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的扶持主要采取了规划引导加财政补贴的双重措施。在对各地方政府发布的文件进行自然语言分析后也可以一窥其中的内核。

中国式区块链监管:币链分离,区块链技术发展已形成内在张力

从对区块链技术的定位来看,政府往往将区块链技术与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创新相提并论,共同视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技术,甚至将这些技术提高至地方发展的战略层面。

比如《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快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代拟稿)》中提及需要加快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前沿领域的研究和产品创新;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出台的《关于进一步鼓励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到大力支持企业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方面开展关键技术攻关和产业化等。

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落地方向,各个指导规划也给出了非常统一的意见,中国政府希望区块链技术能给金融领域带来革新。并且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落地是政府规划中唯一提到的场景。

北京政府最早提出将区块链技术视为互联网金融技术中,鼓励发展。随后在《关于构建首都绿色金融体系的实施办法的通知》再次提到区块链,提出要发展基于区块链的绿色金融信息基础设施,提高绿色金融项目安全保障水平;南京市政府印发的《南京市“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中,强调要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及区块链技术为核心,推进金融科技在征信、授信、风险控制等领域的广泛应用;杭州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的实施意见,支持金融机构探索区块链等新型技术;深圳市金融办发布的《深圳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研究探索。

为了促进规划指导的执行,鼓励区块链企业进驻地方,各地方政府往往辅之以大手笔的财政补贴,给予区块链技术创新企业和研发人才以直接的现金补助。

上海杨浦区为入驻“区块链大厦”的企业提供总额最高不超过500万元的开办费补贴、最高不超过3年的房租补贴,以及最高不超过300万的上海市级科研奖励等;湖南对开展区块链技术攻关和产业化,经济效益显著的创新团队给予50万元—100万元一次性补助;广州在出台的第一部关于区块链产业政府扶植政策《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促进区块链产业发展办法》中提出预计每年将增加2亿元左右的财政投入。

 

形态:服从中央 地方竞争

 

应该来说,“币链分离式”的监管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坚守的监管原则,在这个大原则的指导之下,地方政府出台了针对或包含区块链的规划指引和财政补贴,吸引区块链企业入驻。

北京要建立中关村区块链联盟,上海要建设庙行区块链孵化基地建设、淞南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和杨浦区块链大厦,浙江要成立钱塘江金融港湾和西溪谷区块链产业园,青岛要建设“全球区块链+”创新应用基地,海南自贸区宣布成立国内首个正式授牌的区块链试验区,贵阳要建设区块链应用示范区……

在这些省市中,北京和上海都不是政策上最积极的,规划指引也相对保守。反而杭州、广州、深圳、贵阳和海南在区块链行业的政策规划中比较积极。其中,深圳和杭州是国内搜索区块链相关关键词最多的两个城市,广州则有着国内最多的区块链相关的注册企业。而现在,海南借着自贸区的东风挂牌成立了区块链试验区,海南省工信厅厅长王静认为这将策划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在海南的先行先试,由此可以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海南将要抢占区块链发展的先机。

可以说,各地方之间的相互竞争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形成了一种内在张力,这对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而言是一大政策利好。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漫兮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