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比特币钱包创始人回归,蒋长浩:从币行到Cobo,这次有什么不一样?

  • A+
所属分类:创业

Facebook和高盛背景,硅谷回国创业,IDG顶级机构投资……一家如此配置的创业团队在2017年的区块链行业已经不算少见,但回到2013年,这样的创业背景如同顶级光环,与当时一片草莽的数字货币生态中大多数创业团队截然不同。蒋长浩与他的团队就是如此,顶着精英光环扎进数字货币行业,在2013年,他们创办了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比特币钱包——币行。

如何形容那时社区对币行的关注度呢?在当时的报道中,有媒体这样写道,“FB科学家,高盛专家为何出来做比特币”,“顶尖聪明人开始认可比特币”……蒋长浩和当时的合伙人王浩带领的团队,当之无愧算是从谷歌,Facebook,高盛走出的第一批进入数字货币行业的精英。

国内首个比特币钱包创始人回归,蒋长浩:从币行到Cobo,这次有什么不一样?

 

两度钱包创业

 

2008年,蒋长浩作为研究科学家加入Facebook,根据其他校友的描述,与如今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Facebook Hiphop作者赵海平,Facebook第一个华人Director David Wei等都属于同一时期的Facebook早期员工。蒋长浩发明的XHProf、Quickling、BIGPIPE等工具和技术被全世界PHP程序员使用来优化性能,并被新浪,淘宝,LinkedIn,Quora等网站广泛使用。

蒋长浩经历了Facebook的完整飞速成长期,从2008年加入时的100多人,到2013年离开时Facebook已经3000多人,蒋长浩终于下决心跳出大公司平台,去经历从0到1的创造过程。看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机会,蒋长浩决定回国创业。

蒋长浩进入数字货币行业的领路人是当年在IDG负责虚拟货币领域投资的李丰,当时,IDG刚刚完成对Coinbase的投资。如今的Coinbase已经成长为盈利能力最强和最成功的区块链公司之一,而在那时,李丰告诉蒋长浩,投资的这家位于硅谷的数字货币创业公司,很独特,看不明白,但是或许有一些潜力,国外很热,国内还是空白,这件事适合技术背景的人来做,问蒋长浩是否感兴趣。

听了李丰的建议,蒋长浩开始了解比特币。起初只是感觉国内大多还是投机炒作,一两个月后,蒋长浩被网络上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的技术分享吸引,开始深入了解比特币的底层和理念,逐渐被说服,相信比特币和它所代表的技术和理念,将对整个人类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2013年年中,蒋长浩决定创建币行。

与那时国内币圈绝大多数从交易所或挖矿入手的团队不同,蒋长浩希望通过产品和技术手段,让比特币在更多场景落地,让商家和大众能在生活中使用,而不仅仅在交易所低买高卖。

因此,最初的币行从比特币支付入手,类似比特币的支付宝,商户用币行提供的一站式SDK在网页上添加一行代码就可以接受比特币支付。2014年1月,币行上线了手机钱包app,除了支付,钱包功能,还集合了比特币资讯行情工具,币行还开发了国内最早的基于内容的比特币捐赠打赏插件。

国内首个比特币钱包创始人回归,蒋长浩:从币行到Cobo,这次有什么不一样?

(币行产品页面)

如果这一切放在2017年,凭借背景、技术和产品,币行也许会成为至少拥有几十万用户的钱包工具,然而在2013年,却是另一番景象。当年的币行产品上线,迎头赶上2013年年底,央行五部委下发的一纸文件《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

“我们做产品的时候也没有太多从政策,金融监管角度考虑,也没办法预计的到,刚好产品上线赶上大环境发生剧变的时候,原来非常热血澎湃被浇了一盆冷水。”蒋长浩回忆。

当时环境下,币行原本构想的支付方向在国内失去了生长土壤,比特币支付接入通道全部被掐断。当下,商业上可行的方案是,转型做交易所和挖矿这类直接产生收入的方向,但对于从硅谷回国的技术团队而言,交易和挖矿都不足以让团队兴奋。

尽管依然相信比特币的未来,但作为刚起步的创业团队,必须直面“去”或“留”关乎生死存亡的选择。

“站在当时的时间点上,并不知道比特币未来要等多久,也许是五年,十年,与其把时间和青春一直等待在一件不可确定的事情上,不如做另外的选择。恰逢当时中国的互联网正处在创业高潮,有许多热点,机会和选择”,

再三考虑,2014年上半年,蒋长浩和团队决定离开。

离开数字货币行业的两年,蒋长浩与团队依然活跃在创业一线。从各大创投信息网站也不难搜索到,蒋长浩投身互联网新零售,创办有米有,同样拿到IDG数百万美元投资。深入互联网新零售后,蒋长浩发现,零售本质上是相当传统的行业,互联网仅仅作为技术工具提升效率,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2016年底,蒋长浩转让了公司,回到美国休息调整了半年。再度关注数字货币行业已经是2017年。

2017年币圈火热的景象再度吸引了蒋长浩,鱼池创始人神鱼(毛世行)恰逢此刻向他抛出橄榄枝。早在2013年,蒋长浩与当时在壹比特的神鱼就已相识,两家公司还在杭州合资成立了一家子公司。

神鱼在此刻邀请蒋长浩再度做钱包,也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神鱼认为,钱包是大众用户使用数字货币和了解区块链的入口,解决好产品的易用性和安全性,非常有价值;同时,长期从事挖矿行业,神鱼最先看到行业未来可能会发生比较大的洗牌:一些新的公链逐渐从POW(Proof of Work即工作量证明机制)到POS(Proof of Stake即权益证明机制)迁移,虽然还没有看到大规模的发生,但当时已经能够明显感受到大规模迁移导致矿业洗牌的可能性。而钱包,一方面是流量入口,一方面可以承载POS币种的潜在价值。13年的币行,方向正确,但生不逢时,放在17年,恰逢其时;蒋长浩与神鱼再次一拍即合,共同创办Cobo,致力于打造一站式数字资产存储与管理平台。

2017年底创建至今,蒋长浩告诉记者,钱包用户量已经达到50万。Cobo能够在众多钱包产品中立足并迅速占据一席之地绝非偶然。一直以来,钱包产品的盈利模式是硬伤,如imToken,Kcash等由国内团队开发的用户量数一数二的钱包产品盈利模式也还在探索当中。蒋长浩认为,Cobo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就是一推出就有看得见并真正落地的商业模式,比如POS挖矿,量化套利等等。

 

三条产品线

 

Cobo最初的定位是为各种各样的数字货币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资产管理平台。因此,钱包设计了三条产品线,分别针对不同资产量级的用户:包括支持POS挖矿的数字资产增益钱包——“CoboWallet”(Cobo钱包);针对相对大额资产的用户,Cobo推出了硬件钱包 “Cobo Vault”(Cobo金库)。

今年年中开始,蒋长浩介绍,接触的越来越多的机构客户,表达了对数字资产配置和管理的需求,“他们作为传统金融机构,使用个人钱包就有很大的风险,也有管理上的问题,比如合伙人和投资经理之间的权限分配,资产监控,资产报表如何合规操作,都没有工具。”

Cobo接触到的机构投资者的需求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数据,目前全球数字资产管理的基金数已经超过500家,管理的整体数字货币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100亿美元,此外,大量传统的对冲基金、家族信托基金、财富基金等都已经配置大量的数字资产。

机构投资者入场趋势明确的前提下,国际上数字资产托管生态也初步成型。今年7月,加密交易所和钱包提供商Coinbase宣布,将推出面向机构投资者的数字资产托管解决方案。9月,加密货币安全公司BitGo在美国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可为机构客户提供加密资产托管服务,成为美国本土第一个拿到国家监管部门的合规牌照的公司。在韩国,最大的金融机构新韩银行在2017年就已经宣布开展数字资产托管业务;今年5月份,日本野村控股与数字货币公司Ledger和Global Advisors联合创办了一家名为Komainu的托管财团,也计划进军这一市场……

然而回归国内,市场上却几乎没有能提供安全托管服务的公司。“可以看到,中国客户的需求以及未来增长的潜力,但进入门槛也更高,需要综合考虑监管、客户需求和安全等复杂因素,需要具备强大的安全背景、专业的团队和完善的风控机制。”蒋长浩表示。

在他看来,Cobo进军机构托管服务业务,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首先,团队已经有了近十年的行业沉淀,具备丰富的安全和技术迭代和金融管理能力,其次,结合“CoboWallet”(Cobo钱包)和“Cobo Vault”(Cobo金库),正在逐渐构建针对数字资产存储和管理的完整安全生态,在基于安全的大基础下,几条产品线能够形成补充和提升,技术迭代和服务升级也会更快。

经过一段时间需求沟通和产品细化,蒋长浩和团队越来越清晰面向机构的产品形态,最近,Cobo推出了第三条产品线——Cobo Custody 托管业务。

蒋长浩介绍,Cobo Custody设置了多层次安全风控机制,同时,合规托管促进是数字资产市场成熟的重要基础,而目前国内有牌照的托管服务提供方仅有一家,因此,Cobo也已经在香港,美国等地申请合规牌照。业务合作上,已经与投资机构峰瑞资本、线性资本、NGC、投资咨询机构雷曼布什、金融服务机构CyberX、Ocean EX交易所、区块链资产金融服务平台CRED 等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四点核心竞争力

 

谈到再度回归数字资产钱包领域创业,蒋长浩认为尽管创业方向未变,但当下的创业环境与13年已经截然不同,行业整体的用户和资金规模,币种和技术迭代,生态角色已经更丰富和成熟。

蒋长浩认为,现在的Cobo有非常明确的核心竞争力:包括对行业周期牛熊转换的认知和风控能力;各个细分领域的专业人才;对于产品安全、用户体验的极致追求和融资造血能力。

团队要对行业规律有清醒和深刻的认识,在牛市的时候很容易变现,但到了熊市,如何保证团队稳定运行,这只有建立在多年从业经验,甚至生与死的经历教训中才能体会到。”这也是Cobo创始团队在过去几年穿越牛熊的独有经验。

“数字货币行业是强周期行业,几乎比所有传统行业周期都要明显。从市场情绪高涨的泡沫期到寒冬期,可能只需两三个月就完成了牛熊转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想踏实专注地做一件事情,对人性,团队战略上的坚持,眼光和决心都是非常大的挑战。”

蒋长浩认为,市场火爆的时候,可能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如何能在短时间内获取更多客户,没有办法进行更冷静的判断,往往会忽略,或者说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把技术和产品做好,状态有点像“蒙眼狂奔”;而市场不好的时候,却也给了真正优秀的创业公司一个更好的时机,一些市场上技术和产品不好的竞争者逐步退出舞台,而优秀团队有足够时间去锻炼团队、寻找人才、打磨产品和技术研发迭代。和很多创业公司裁员过冬不同,Cobo还在继续扩大招人速度,全球化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也正在提速。

蒋长浩说,悲观的人总是对的,乐观的人才能成功,经历过多次创业的他现在坚信,区块链必将改变世界。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漫兮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